乌蒙深处 “一人所”的守望与坚持

半月谈记者 汪军

  基层调解,做起来千头万绪,搞不好“一地鸡毛”只换得一身埋怨。在贵州,有位人民调解员工作岗位在山里,工作条件是“光杆司令”,工作时间已达17年,却换来了一身赞誉,一方和谐。这…